©2019 Wizman Limited.All Rights Reserved

「Wiz電台」半山半水,半人半鬼

 

 

 1334 

 shoegazer 

 晕盖乐队贝斯 

 超现实梦境画手 

 自由艺术人 

 

特别的日子你们都在争当志愿宣传员

 

我和晕盖跑了些演出又回来和大飞侠呼呼聊聊

由于多方压力 这期公开一下我自己的 个人计划 或者叫分身/专辑----

 

⚠來自大飛俠的善意提醒⚠

⚠嗑以下音藥請服用純正THC⚠

⚠若吸食辣椒粉/可可粉/檸檬茶/各種茶/Jenkem⚠

⚠將容易導致BAD TRIP⚠

 

 美 玉 

 

一个完全不懂做歌的人完全自娱自乐的想法 

由于企鹅音乐上传音乐竟然要开绿钻 

好奇的朋友请去你们的虾米和网易搜索美玉就有

这种垃圾你们竟然还会喜欢真是服了

 

 

美玉有幸去上海在nts给china social club听了听歌单

也被the bilinda butchers夸了

这种垃圾你们竟然还会喜欢真是服了

 

美玉这个名字一开始就是玩笑

如朋友们相互起的名“刘铁柱,关金花和张美玉”

后来我竟然想不出比这个更合适的名字来形容80-90年代那种模糊空虚做作的幸福感

午睡醒之后昏昏沉沉 趴在水磨石地板上摆弄电子琴

然后玩了会玩具又看看下午三点光怪陆离的电视剧

楼道里全是孩子的尖叫声和老人手里收音机的戏曲

暑假作业从来不写 只想活在自己世界里

不知是现况不佳还是记忆出错

总觉得那时的人们天真而危险 抱着不切实际的梦

十年后一切看破 丢掉一切重新来过

却也成脱离不了虚拟的自我 塑料的触感反而真实

创作美玉时五声(调式)一直让我很尴尬有时又很入迷 

一不小心就会很土或者很洗脑 总的来说还是很洗脑

我们也常不自觉修改我们的记忆不是么

我只是对着ipad尝试找出一小段能把自己恰当洗脑的旋律 就这么简单而已

完成美玉的顺序是反着的 单曲夜光是最后完成的 加入了在苏州旅行时饭馆里的点采

孩童哭闹着大妈欢笑着服务员打翻了一筐餐具 角落里的女子零星拨弦唱了起来

后来我找了一些90年代大陆cult片剪了mv 那些恐怖的片段竟然显得忧伤

 婴宁是我最喜欢的一首

名字其实来自聊斋里一只爱笑的狐狸

半山是因为我住在畔山路但大家都读成了半山

所以我也成了住在半山的人

和袜姐在卧室用ipad录了唯一句人声“半山半水,半人半鬼”

发小Master li帮我混了音 他的封面却被我拖了半年

后来我更没下限地用goldwave拆了又降速刘老师的弯弯的月亮 

封面什么的我基本都是截图视频然后再用美图秀秀

 

这种垃圾你们竟然还会喜欢真是服了

 

总的来说美玉受了一些shoegaze、vaporwave日系音乐和一些流行歌的影响 下面是一些我带去nts歌单中的几首(企鹅音乐唉) 

这些都是美梦时光

 Vangelis -- the tao of love  

民乐开头很土我知道别急着关 后面合成器非常有趣

这张79年的专辑就像洋人的一场梦 

敲锣打鼓尘土飞扬舞龙舞狮的街道

鞭炮烟花喧闹街道水波荡漾看见一人身影

曾经先锋的音色现在听来如梦中暧昧

 

 醒来现OK男女合唱团--恋曲1939 

没错就是那首土得不行大叔去KTV才会唱的恋曲1990罗大佑自改闽南话 加日语编曲也没了土魂感男女和声温婉唠叨 你们不是总为老人家浪漫很感动么实却为这种虚拟的中国感感到可笑

 

 細野晴臣--北京ダック 

“横浜 光る街 雨が降る まるで古い映画さ....”

不知道横滨的中华街有多热闹 

是幸福洋溢的灯笼旗袍 还是流浪汉与流氓的地方 

悉尼的唐人街有假烟有假古董和拉客的餐厅服务员

 

 

 The bilinda butchers--tulips 

 

这趟巡演ryan说他们感觉像boyband 没想到中国这么热情

tulips这首歌也是了他进团打鼓的原因

梦幻少女夏日海岸泪眼蒙蒙

人间失格里与叶藏一起殉情的女仆

和你的青春都死了 不 其实根本不曾存在 

 

 徐小凤--重逢 

 

故事是这样的某个大雨晚上我坐着一个徐小凤老歌迷的Uber

不知是神志不清还是太搭车窗上的雨水 我听得非常入迷

带着粤剧腔调的中音 没有蔡琴那么腻 也不是梅艳芳那么炫酷

也许像老司机说的 四大天王之前才是粤语流行的最好时代

歌词即使读很多次也没猜透里面故事 

像极了小时候想象大人之间那些糊涂的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往 期 文 章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