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Wizman Limited.All Rights Reserved

What's so wrong with EDM,U fucking poser!!?

 

 

聯想到回深以後的數次蹦迪經驗,最近最讓我認同的一句話就是“有些人根本沒有自己的審美準則,而只是試圖順著他人的鄙視鏈向上爬罷了。”

而其中非常匪夷所思的一點是,現在的小朋友們(尤其在深圳)一提EDM就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當然你聽不聽啥是你的自由,但老拿這些出來裝逼難免有天會兜不住吧朋友?

尤其當你追問他們EDM到底是什麼的時候,會有一半的人告訴你:“不就是商業CLUB天天放的那些Bullshit?",接著還有一半會秀秀英文,”EDM,eletronic dance music,電子舞曲嘛!“

 

但回想一下,不是啊!諸大Club的DNB/Acid House/Tech/Trance Night我看你們也蹦得挺嗨的啊-----當然永远有那么一幫酒大的朋友在張牙舞爪.

 

於是我最終得出結論,原來是你們強制縮小了EDM的概念範圍!

 

接著我發現,原來會說這些話的也盡是一些小白-----他們多半會告訴自己對Drugs無依賴性,但你有的話他肯定不會say no-為了讓自己變酷一些,他們可能也Acid過那麼一兩回-----但很有可能在聽薛之謙或李志!再說下去可能會略顯悲哀。

於是並非電音達人的Wiz只想摘抄維基的一句話說明重點:

EDM does not refer to a specific genre, but serves as an umbrella term for several commercially popular genres, including techno, house, trance, drum and bass, dubstep, Jersey club, and their respective subgenres.

 

我当然也想承认,Coco那一圈酒吧(Bang除外)的EDM确实非常难听——但以偏概全毕竟不是太好。下面我们就peace and love地推介一些EDM给大家试试口吧!

Jonas Bering系來自法國的電音製作人,簽約於德國廠牌Kompact---而他音樂中神秘的空間感絕對會讓在雲端的你的舞步變得更加深邃而迷幻!

Minimal Techno大名鼎鼎的Fluxion就不多說了,卷好等大即可!

Monolake和以上兩位一樣在德國Techno界享譽盛名,歷經幾代人員更迭後最終在實驗和舞曲中找到了完美的平衡點——對酸黨而言,可蹦可沉思的音樂當然是最合胃口啦!

Marcel Dettmann同樣來自德國。

 

還是德國佬!

 

 

德國佬!

最後推介一部由北京電音製作人邵彥棚導演的德國電音紀錄片DATE,感興趣的朋友可移步 樂視 觀賞。最後,想表達一個淺薄的個人觀點——音樂風格從無高低,無非是為了讓人們更方便交流而發明的辭彙罷了——真正區分其質地的,除了製作人的用心程度-----聽眾同樣重要!尤其是電音這樣互動性極強的音樂!

 

Peace n Love! 

 

Bye!

 

 

 

 

最後,想表達一個淺薄的個人觀點——音樂風格從無高低,無非是為了讓人們更方便交流而發明的辭彙罷了——真正區分其質地的,除了製作人的用心程度-----聽眾同樣重要!尤其是電音這樣互動性極強的音樂!

 

Peace n Love! 

 

By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往 期 文 章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