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Wizman Limited.All Rights Reserved

地 表 古 書 · 卷 一

 

 

 

 

 

地球第三次遺蹟探索工作進行中。

 

這是2307年,人類已經移居土星一世紀,統治者洗刷了前一世紀崩塌的灰色歷史,在那裡建造四季循環和新的生物圈,萬物欣欣向榮,世界語廣泛應用,人們心中的巴別塔日漸垮塌。

 

 

 

只是每當人類翻身醒來,站在窗邊遙望對面的水泊星球時,內心蕩漾著淡藍的鄉愁。雖然現在上面已經滿覆白色垃圾,但那畢竟是他們的祖先曾經生存的星球。於是星球考古隊一行決定回到地球去復原世紀前的歷史。

 

他們從地底兩千米處,挖掘到一本密封的麻紙古書。麻紙,是一種失傳已久的紙張材料。然而更令人驚異的是,書中記載了200年前,古老的東方出現了一批綠色遷徙者,以及他們的Trip體驗...

 

 

 

地表古書·卷一

 

 

公元2017年6月9日

敘述人:濃濃

#左撇子的星光体出游

 

它遊蕩在無止境的時空裡,預見到了未來與過去,意識到了我們是從哪裏來、又從哪裏去,體會到了個體生命長征的轉瞬即逝,發現了萬物本質終為無,感受到那無數雙拽著不放的手。接著,它不小心絆倒了,磕磕碰碰,bong一巨聲響又回到了一具叫濃濃的軀體裡。

 

 

 

 

 DMT TRIP

 

這是我的第二次神聖之旅,我看到了很多萬花筒層出不窮地冒出來,迷幻迷人,原來世界還存在這樣一個維度,带我从神圣的角度去認知这个世界。

 

 

 

 

Mushroom

 

使用啓靈藥的人都把啓靈藥看得很神聖:奧佩特碱崇拜,死藤水崇拜,印度麻崇拜,裸蓋菇崇拜——“墨西哥裸蓋菇能使人看見上帝”,這些都是來自大自然的贈予。但是絕對沒有人提出毒品是神聖的,不存在鴉片崇拜。

——《裸體晚餐》作者威廉-巴勒斯的自序

 

活性植物与化學製品的区别是,化學製品让人更侷限於軀體,而活性分子的作用和化學興奮劑正好相反,它帶領人們跳出肉體思维的枷锁,更加透彻地看清楚世界本质。

 

 

 

 

左撇子的星光体出游

新近的研究,发现可以藉刺激右脑颞叶的角回来获得灵魂出窍的经验。

 

 

 

Everyone from Trihot

 

万物都有属于自己的啓靈,和自己的TRIP

(插畫:濃濃)

 

 

 

 

公元2017年6月26日

敘述人:紗良

#我在宇宙之母的腹中重新醒來

 

 

一個午夜時分,在我嬰兒藍的房間,低聲播放音樂,拉緊窗簾,密封這個夜,不讓秘密從門縫里脫逃

我通體赤裸,任由意識的洪流將我沖刷

光線慢慢浮現,眼前一切都蓋上了曼妙的紋路

天花板、床單、桌子、衣櫃、地板...

靈魂也從體表溢出,它非常美麗而且自由的顯現,發光的花紋在我身體體表遊走

持續十二小時的夢境結束后,我在宇宙之母的腹中重新醒來,世界澄澈得像七歲的某一天。

 

 

 

 

公元2017年7月12日

敘述人:HF

#直升機&徒步

 

 

 

 

DMT體驗,讓我感覺自己與整個的意識進入了深長的隧道里,進入了自我意識的縫隙中,縫隙慢慢變大,變成了上圖中的金花。

 

我仿佛進入集體無意識領域,眼前浮現了許多圖形,意識完全消失,或者說,它開始不受控制地主宰感官

 

聽覺從最開始的完全寂靜,到隨著金花變化的有規律的接收到信號聲音,最後等待意識慢慢的回歸大腦,金花慢慢消失。我一瞬間發覺,身邊的一切都產自我的意識。

 

 

 

 

前一陣去了一趟梵蒂岡,那些基督教的藝術作品,讓我聯想到松果體的意向。

 

DMT是松果體分泌的一種激素,一把進入人類集體意識的鑰匙。基督教崇拜的也許是一種接近神的感受,類似抓住了一片葉子,但實際崇拜的是整個大自然。

 

舉個例子,在教堂做禮拜,也許就是一種集體催眠儀式,為了喚醒你的松果體活躍。教徒進入了那個意識之後看到上帝,因為上帝早在他們的集體意識中。不同的宗教有著不同的集體意識,薩滿在做法時,他們看到的不會是上帝,而是早已居住在他們集體意識里的薩滿神。反之,對於佛教徒而言,他們意識中浮現的則是菩薩和釋迦摩尼的形象。

 

 

 

 

使用藥物,像是藉助直升機快速攀升峰頂,宗教人士像是獨自徒步走上山,那些坐直升機的人在山頂俯視著徒步上山的人,會不會覺得他們很愚蠢?徒步的人又會不會認為坐直升機無法體會經歷時間磨練的奧義?

 

最有趣的地方在于,我們所在的這個世界即是真相,某種程度上取決我們的主觀意識如何去理解它們。

 

 

 

 

公元2017年8月7日

敘述人:西街藥頭

#我看见了上帝不朽的尸体

我在祂上面躺了下去

 

 

 

那天晚上,她把钥匙放到我的嘴边,我点燃了它,它在我面前烧成了火焰,释放出它本来的面目

 

对,就是那团烟雾

那就是宇宙本来的面目

 

我将所有烟火深深地吸进体内,

然后我们融为一体。

 

烟还没有呼出来,眼睛也没来得及合上的时候,

我便看见远处亮起了一道白色的光,将我吸了过去。

 

我朝着光的中心飞去,那道白光迅速将我包围。我能感受到,光彻底穿过了我的每一个细胞——它试图将我的灵魂一层层剥开。我变得完全赤裸。无所遁形。而我最外层的那副腐朽的理性驱壳也终于完全破碎。

 

白光的中心开始出现分型的图像,色彩也变得斑斓,像是一条万花筒隧道。或者说,是一条过滤通道。

 

时间已然失去意义,甚至出现了裂痕,我能听见缝隙里传来低沉的呢喃。

 

这时我以为自己听见鼓声,其实那是心脏在猛烈跳动。当然会害怕,因为那一刻你看到的世界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那是你做梦都没见过的地方。

 

 

 

我倒是相信那是死前会经过的地方,因为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快死了。

 

我感觉到自己被一层层地过滤,灵魂一片片地抽离。然后,我看见所有的自己一个个地消散。

 

不,还不能死…即便是快死的虫子也会做最后的挣扎…我试图睁开眼…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合上眼的……打开眼睛,我就看到了。

 

原来的世界已经不复存在,时间和光都进入了不同的频率。我能感受到身边的能量流和自己是接通的。我想把能量都吸到体内,能量就流的越快,直到最后我感觉已经到了自己的极限。

 

那一刻我知道自己要死了。

 

如今回想起来,当你真正地接受了死亡的时候,你才真正打开了去往那个维度的门。

 

 

 

 

我看见自己的身体慢慢分裂,无数蛇状的生灵从我的身体上分裂出来——它们都顶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微笑,慢慢地朝着我的眼睛飘来,直到挤爆了我的眼球。接着它们变成一张张你熟悉的人脸,然后是一些画面快速飞过。于是,我就到了那个地方。

 

像在一个巨大的生命体内。

 

祂没有形态,所以可以是任何形态。

 

时而你说着祂的话,而你的话却被祂说了。

 

然后我看见了上帝不朽的尸体,我在祂上面躺了下去

 

 

 

地表古書·卷二

下回揭祕

 

 

 

 

 收到機友反饋

在某趴體撞衫Good Trip

兩人相視一笑

走到門口

傳了起來

 

(大飛俠令我們相識相傳相Share)

 

 

最後放送 tripper們的返圖

 

 

 

 

 

 

新添了兩個尺碼:XXL&XXXL

高大石頭們可以選購了

 

 

Good Trip!

Never Landing!

 

 

 

原創文章由大飛社整理創作 转载请署名 / 合作事宜请联系
wizmanhk@gmail.com 
instagram:wizman420    facebook:wizman大飛社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往 期 文 章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