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Wizman Limited.All Rights Reserved

Dream Mate Trip 巡迴之旅Ⅰ

 

 

 

 

“物質世界解體,神壇頃刻坍塌。”

“在果核中洞見了整個宇宙...”

 

——靈 覺 體 驗

 

 

 

 

 

亞馬遜地區最熱門的旅遊項目已不是觀賞珍稀動物,也沒人對貝爺的秘魯蝙蝠大餐感興趣。

 

“來杯亞馬遜5000年死藤水吧!一杯可解萬古愁!第二杯半價!重生之旅,包機票來回住宿...”

 

 

 

 產品拍攝用光恰當,透露柔和溫情,滿分!

 

 

一鍵報名繳費,和新馬泰三日遊無異,好奇者絡繹不絕。就連以前只賣青草的迪樂們也開始朋友圈上架“死藤膠囊”“死藤藥丸”,不止能量產還能批發,量大招代理。

 

時代車輪滾滾軋去,IT精英們都在硅谷咖啡館CHILL著,上班前再貼個25μg LSD,微量用藥提升創造力。人們的物質慾望早就得到滿足,唯獨靈魂跟不上肉身的腳步。啟靈藥已成為人們暫時退出現實遊戲的一個通道。

 

但亞馬遜原住民早已不堪其擾,公開吐槽這些“靈修者”快要用光他們的“神之植物”了,全球需求量狂飆,死藤水主要配方中的南美卡皮木(Banisteriopsis caapi)市價這幾年都連漲三倍,微商圈的迪樂們從哪裡搞來的原料?

 

 

 

 

條條大路通羅馬,事實上死藤水不是一種植物的名稱,而是一種配方的統稱,該配方搭配有很多種,不論是亞馬遜傳統的死藤配方,或是相思樹皮+駱駝蓬的新式替代配方,核心只圍繞兩種成分:

 

DMT+MAO 抑制劑

 

相比於“死藤水”聽起來較爲自然成分,D M T聽起來則被誤認爲化學,簡單來說,死藤的D M T=綠色花朵的T H C,它們都是存在於植物中的精神活性分子,直接作用於大腦神經系統。D M T與血清素密切相關,血清素是迷幻劑影響如此廣泛的天然存在的神經遞質。D M T的藥理學與其他著名的啓靈劑類似,它影響血清素的受體位點數量,就像L S D麥角鹼、裸蓋菇堿和mescaline一樣。

 

 

 N,N-二甲基色胺 

 Ñ,Ñ -Dimethyltryptamine( DMT或 Ñ,Ñ 5'-DMT),

結構類似物的血清素和褪黑激素和功能類似物其他迷幻色胺如4- ACO-DMT,

5-的MeO-DMT,5-HO-DMT,迷幻藥(4-PO-DMT),

和脫磷酸裸蓋菇素(4- -HO-DMT)

 

 

 

 

四十年代南美洲的死藤水開始傳入西方社會,科學家於1946年從死藤水所用的植物之中驗出含有D M T,同時發現D M T分子也存在於其他植物中,如相思樹、敘利亞芸香植物、也可化學合成,1965年,德國科學家不但發現老鼠的腦細胞裡含有D M T,還成功從人類血液中驗出D M T。1972年,Julius Axelrod憑發現人腦組織和腦脊液中含有D M T而獲諾貝爾獎,事實證明D M T在哺乳動物體內存在。

 

 

 

 

隨著政府向毒品宣戰以及傳媒煽動渲染,70年代社會對啟靈藥物極之反感,因此僅存的D M T研究都草草結束了,直至二十年後1990年才由Rick Strassman進行首個FDA認可的D M T實驗。

 

D M T與松果體之間的聯繫是最大迷思,大家普遍相信其與松果體有聯繫,事實上這個答案是不確定的。

 

 

 雖然種種資料都暗示松果體分泌DMT

可是這個說法目前暫未得到完全的科學證實,

需要更多的臨床實驗來確認

DMT旅程中分形變化,如夢似幻,

幾近脫離現實的狀態確實與夢境的不確定性相似

 

 

 

 

 

 

Rick Strassman在其學說著述中並未確認「松果體製造D M T」有任何科學事實根據,他只是提及,他曾從停屍間隨樣從十具人類遺體身上抽取松果體組織做化驗,但未有發現D M T。Strassman假說的難以驗證性,是因為D M T很快被人體的生物酶分解,或許只能在活體實驗進行。

 

 

 市集出售的死藤配方

 

 

死藤水中主要精神活性物質是D M T,網絡市面上售賣的所謂“死藤產品”只是可能含D M T分子的產品,不適用於直接口服,並且提純含量沒有保障。

 

服用D M T缺少不了MAO 抑制劑的輔助僚機,口服DMT單獨進入胃部會被分解,提前攝入MAO 抑制劑可以防止DMT被胃部的MAO酶分解,讓它持續而緩慢地生效。區別於直接攝入D M T晶體的強烈和迅速,多數體驗者都表示訊息太過龐大和快速以至於無法感受獲得太多,死藤水的儀式則更爲正式,並且植物中的其他藥物成分會幫助身體更多的清潔、排毒,所以通常會伴隨嘔吐等症狀,整場靈覺體驗會更加徹底。

 

 

像極了宇宙歡快爆炸的小彩花!

MAOI是一類抑制一種或兩種單胺氧化酶活性的藥物:

單胺氧化酶A(MAO-A)和單胺氧化酶B(MAO-B)

作為治療抑鬱症的藥物有很長的使用歷史

也用於治療帕金森病和其他一些疾病

 

 

 

含MAOI的植物屬

 

醉藤屬

駱駝蓬靈

百香果屬

(是的,我們吃的百香果裏也有MAOI,可以令人心情愉快)

馬錢屬

地膚屬

蒺藜

 

 

匈牙利化學家兼精神病學家Stephen Szára想要向瑞士Sandoz藥廠(Albert Hoffman工作的地方)購入L S D以作大腦意識化學研究,可惜因政治因素遭到拒絕,於是他便自行製造D M T,在自己身上做實驗。Szára首先吃了一些D M T,結果沒有反應,他想可能是消化系統讓D M T失效,於是把D M T注射到自己體內,發現其驚人的迷幻及啟靈效果,比Aldous Huxley和Albert Hoffman對L S D的描述還要強烈。

 

 

 

 

Szára的科研報告刊出不久,D M T很快便傳到地下迷幻次文化、傳到William Burroughs和Timothy Leary手中。可是,大概是因為心境和使用場所不佳的原固,William Burroughs指出D M T是一種可怕的藥物,太危險而不適合自行做實驗。如同所有靈性植物的命運,再沒多久,D M T連同其他所有啟靈劑全都被納為一級禁藥...

 

 

【未完待續】

後期將放出DMT類別科普&使用建議

 

 

 

原創文章由大飛社整理創作 转载请署名  

合作事宜联系 wizmanhk@gmail.com 

 instagram:wizman420 

facebook:wizman大飛社

 

 

*精选機友留言*

 

  •  9⁹⁹⁹

    每次喝汤都很恐怖 但是晶体很稳很强烈

     

  •  姣婆东

    睇到倒数第五张图我就知道自己需要一个世纪先可以睇完呢篇文章

     

  •  hejade贺杰

    nice trip

     

  •  SEVEN_

    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DMT 无欲无求

     

  •  Pollyhedron

    第一张GIF的感觉

     

  •  山間

    曾经有一份DMT 摆在我的面前 我没有抓住机会

    作者回复:

    你錯過了整個宇宙

     

  • Gestapo

    是叫“哎哟哇斯卡”么…

    作者回复:

    啊呀挖斯卡

     

  • 舒克

    此生一定要去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往 期 文 章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