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 Mate Trip 巡迴之旅 Ⅱ


「The mystery of creation is like the darkness of night – it is great .

Delusions of knowledge are like the fog of the morning. 」

DMT上篇:Dream Mate Trip 巡迴之旅Ⅰ

DMT晶體的使用形式有多種,口服/霧化/注射

口服死藤水是持續時間最久的一種,先服用含MAOI的湯藥,等抑制劑生效後,再服用含DMT的湯藥,胃部消化較緩半小時-1小時後起效,產生類似於裸蓋菇素的持久(超過3小時),緩慢,深沉的體驗,期間可能會伴隨劇烈的嘔吐和腹瀉,隨之排出身體的毒素,潔淨精神與靈魂,死藤療程也有許多解除心靈苦毒、治癒奇難雜症、減少臨終恐懼,乃至戒除HARD DRUG的案例。

“FRIST HIT,像坐在宇宙大劇場,天花板無限延伸,散發流動的光彩,所有事物都附上魂並隨之顫抖,周遭的朋友身體四周出現脈輪般的光,他們的皮膚如同泥土一般細膩,視野套上一層明亮的濾鏡,全世界呼吸的頻率是可同步感受的。”

DMT純晶體

市面上常見的純度中等的一般呈淡黃色粉末

霧化使用一般為晶體或粉末狀,用PIPE或者電子霧化筆使用。普通劑量為50-200毫克,連續幾次HIT吸入。通常效果在5至15分鐘,取決於劑量,在一分鐘內達到峰值,二十世紀六十年代,DMT在美國被稱為“Busness trip”,Biu的一下,你已經頂著上帝家的天花板了,隨即一場宇宙漫遊,體感相對死藤水而言非常舒適,尾部會如睡眠一般安逸和沉穩,醒來的時候感覺一切都無比溫柔友好。

注射產生的體驗與持續時間較霧化更長,且充分吸收,更加激烈而直接。在一項從1990年至1995年進行的研究中,新墨西哥大學精神病學家裏克斯特拉斯曼發現,一些注射大劑量DMT的志願者報告了感知到高維實體生命的經驗。

“我聽見煙花升空的聲音,周遭的事物變成蠟筆畫一樣的塊狀,推開門走到海邊,地上的樹枝呈現對稱的美麗的比例,瑪雅的神浮現在海面上,就像Alex Grey的畫一樣...”

CHANGA是含有DMT和MAOI的植物混合物,首先從植物材料中提取出晶體,使用不同的溶劑融化DMT,例如酒精或乙醇,但也可以使用醋和檸檬,然後將含有MAOI草藥混合物浸泡,再將草藥放置乾燥至溶劑完全蒸發。一般CHANGA的DMT含量在20%-50%左右,所以效果較為輕緩。

相對使用晶體霧化,CHANGA可能更適合初用者,根据Julian Palmer的说法,CHANGA具有转变的效果:“DMT是改变的强大催化剂。许多人的眼睛会被打开,以至于他们可能觉得自己没有做好准备。一旦一种感知世界的新方式变得明显,通常无法回到先前的观察世界的方式。“他将效果描述为”愈合“:”头脑安静,身体平静,并且与无法形容的联系鏈接。所有这一切可以清除头脑,调整灵魂,可以給人更多的视角。“

它更柔和綿長,你還可以站起來自由的移動,主要集中在視覺效果上,持續時間在十幾分鐘左右,就像開啟了昆蟲的複眼,視覺非常明亮。

也可以混合其他植物,不同的植物搭配效力會有所不同。

參考:

Blue / White / Pink Lotus蓮花:

帶來愉快而明亮的情緒

Passion Flower/Caapi:

加強和延長體驗的MAOI,

增加精神品質,增強和延長體驗感

Peppermint薄荷:

增加清新舒緩感

Heimia Salicifolia:

帶來些許美妙的幻聽

Mugwort艾蒿:

神秘的夢境代入作用

Lion's Tail獅尾花:

帶來更多欣快感

死藤水儀式指南

儀式前最少三日請避免攝取以下食物:

-不吃紅肉 -香料和辣椒 -冰凍飲料和煎炸食物 -刺激性食物如:黑茶、咖啡、朱古力、菸草 -減少攝取鹽和糖分(水果和蜜糖可以) 多喝水、多吃水果和蔬菜

儀式前最少三日避免床上運動&“DIY”

死藤水儀式

儀式前最少七日避免酒精或其他藥物(綠色植物最好也停用),因為它們可能與一些抗抑鬱藥處方藥SSRI和一些非處方藥(如麻黃堿或某些咳嗽藥物,甚至一些草藥,包括5-HTP和聖約翰草等非處方葯)等產生致命的作用。另不建議有精神病史的人使用,如同刀鋒的兩面。

使用時應該帶著對啟靈藥的尊重,不良心態和初衷也許會給你帶來Bad Trip,儀式前準備好個人狀態是十分重要的,請集中意志力集,正面思考,抱有信心,這些都能影響你的體驗。請記住,你心靈的治療師已經在你裡面,你只需要放鬆、保持正面就可以了。花一點獨處的時間,例如冥想、自然呼吸等等。

目標跟期望或許會有很大差別。目標是你想要達到的方向,而期望則是你想事情如何發生。請把期望放下,專心跟你內在更高層次的自己接通,尋找自己的目標。

臺灣譯者蘑菇魂大爆炸將DMT這類Psychedelics譯作“啟靈藥”,相對“迷幻藥”而言更精準,有人或者認為這一切只是大腦幻覺作祟,而有人信仰萬物有靈。

在多數人的認知中,“迷幻藥”是癮君子專用,達到一種精神上的狂喜與迷亂,這是一種誤解,但有時也已不想去改觀這種誤解,或許對無法信任自己有分辨能力的人群來說是一種保護。大飛也確實不推崇每個人都去使用,更不可濫用,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正面運用上升的能量。

5000多年來,薩滿對死藤水的使用都站在與神靈溝通,醫治疾病的角度上,出於對自然的崇敬之心,於是死藤水回饋給他們真正所需。

飲用死藤水是為了將理智與感情,精神與肉體之間調和,甚至是將自己從過去的傷痛中解放出來。死藤水的療愈過程也並不是簡單輕易的,一次性的使用無法達到效果,多數需要經歷完整的療程才會見效,具有使命感的薩滿也是不可或缺的。它不是令人在飲用後,所有煩惱都即時消失的靈丹妙藥。在某種程度上,把人的潛意識和其他維度帶來的問題浮出水面,這可使你知道問題的根源從而知道如何自行療癒。

啟靈藥不是多數人想象中的派對助興劑,應該是人類通往更深精神層次的一種方式,它拓寬的是意識的疆界,乃至將意識疆界變成無,打破局限,能讓人類從物質世界的束縛中暫時脫離出來,站在更高視角去感受精神的存在,真正用心靈去感知萬物,連接一體,從而得到更大的提升。

一切皆商業的社會甚至把死藤儀式變成了一種旅遊行業,幾日速成班領證即可上崗的薩滿,諸多亂象叢生,人們竊取了原始文化企圖把它複製粘貼,批量生產變成流水线药物。

秘魯本地知名薩滿Victor Cauper Gonzles在接受採訪時提及他只醫治那些真正有需要的人。

“你不能強逼一顆花蕾去開花。它會開花的,只是要按著自己的時間。死藤不能給你加上十年的成熟,你必須要親身經歷一切並從中學習。”

生而在此,所有必經路途都無法繞道而行,只需順應生命自然成長的方向,如一株簡單的綠色植物,冬去春來,四季循環,每時每刻皆不同景象,靜靜感受和宇宙一同呼吸的頻率,然後融入共生。

參考:蘑菇魂大爆炸 & Erowid

相关:「 Wiz分享 」自 助 航 天 寶 典

* 機友精选留言 *

  • F#A#

像坐在宇宙大劇場,天花板無限延伸,散發流動的光彩,所有事物都附上魂並隨之顫抖,周遭的朋友身體四周出現脈輪般的光,他們的皮膚如同泥土一般細膩,視野套上一層明亮的濾鏡,全世界呼吸的頻率是可同步感受的。”

  • 超级柠檬雾

从头看到尾保持着敬畏之心,那个用肉眼看不到的世界他一直都存在着,不是每个人都能跳脱躯壳去看到的。

  • lo

唯利是圖無可救藥的商人,在被植物靈魂深刻教導(教訓)之後⋯⋯決定用儀式牟利。

  • mosiluo

小布尔乔亚企图通过喝萨满红茶来成为大脑升级人,结果还是逃不出消费主义的五指山,,,

  • 马超

几万年前智人的认知革命,据说是吃了知善恶树的果实。。会不会是某种草药呢?

  • Eggist

喝完后我体验了濒死的感觉:-

往 期 文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