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Wizman Limited.All Rights Reserved

Acid Artist | 以 逃 離 藝 術 的 形 式 迴 歸 創 作

 

 

 

 

 

 

 

出生於1959年的英國當代畫家 PETER DOIG對自己使用ACID的經驗從來都直言不諱,也從未否認畫作受到過藥物的影響。

 

 

 

100 Years Ago

 

 

 

CABIN ESSENCE

 

 

 

Peter Doig出生於蘇格蘭愛丁堡,成長於加拿大,並於二十歲時回到英國攻讀藝術專業,現居倫敦。

 

在他童真且睿智的多幅畫作中,巧妙地糅合了加拿大大陸的無垠與英國本土多雨的荒蕪景象。

 

 

 

ECHO LAKE

 

 

「我曾經試過直接按照真實的景象作畫,但我發現,那對我來說太應接不暇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總是糾纏於所有的細枝末節。那幅畫實際上來自於一個小冊子里的一副非常小的照片,是關於在加拿大北部某個地方釣魚的,我把它放大了。於是照片所有的紋理都顯示了出來,我就用這個作為創作的素材。

 

不過實際上我認為吸引我的還是真實的形象,就是這個湖上兩個寂寞的身影,因為只剩下模糊的剪影,看起來好像被從照片上燒掉了一樣。真的,這就好像這個地方不是真實存在的。當我翻閱所有這些畫冊和類似的東西時,我就會有同樣的感覺,我就是覺得這些地方不是真的,不在那兒!」

 

 

 Walking Figure By A Pool

 

 

 

Peter Doig的畫作一貫遊走於抽象與實象,幻覺與真實之間。 熱衷於實驗的他經常直接直接在畫布上擠出顏料,用畫刀刮塗,或大筆牽掣、點描、噴濺的粗獷敷色法,及造型突兀的附加物——這無疑使他在最「精緻」的畫作中也呈現出一種蠻荒的原始感覺。

 

 

Grand Riviere

 

 

「這一幅來自內心的形象,源於從腦中的形象,而非真實的。創作的素材可能是我從《國家地理》這樣的雜誌里找到的照片,或者也可能是我自己拍攝的地方。

 

我把那些照片再用激光複印機打印出來,或打印出黑白的影印本,原本的形象被進一步弱化,與實際的地方更加不一樣。在某種意義上說,這種方法強調了日常事物的抽象性。我確實感覺存在這樣的盲點,我想特別是在我的記憶里,所以我幻想自己比實際的做得更多或者經歷得更多,我把實際的經歷體驗變成了想像中的虛幻事物。」

 

 

 

 Cricket

 

 

 

他的畫作中的時間趨向於靜止,而感性趨向於流動——仿似在我們最深邃而晶瑩的夢中,依稀瞥見的場景;混淆着記憶與幻覺,折射出「彼岸」的風景。

 

 

Ski wear

 

 

「《滑雪衫》這幅畫的原型是日本滑雪者的照片。他們都是初學滑雪,還無法很好的控制自己的動作,所以身體姿勢都很奇怪。他們以扭曲的形態散布在整片雪地上練習滑雪。

 

他們的人數那麼多,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對我來說就代表着一類人。在我小時候十幾歲的時候,滑雪衫就是你自己和別人相互認同的一個方法。那是人們都會有的一種東西。人們為了擁有合適的滑雪衫或去偷,去交換或者做任何事情。對我來說,這實際上是一幅關於認同的畫。和其他東西一樣重要。」

 

 

 White astronomy

 

 

Peter Doig曾屢次提及——他的作品所追求的是——「逃逸的形式「(Form of Escape)——一種接近於本質的逃離——既逃離實相,也逃離幻覺;既逃離白晝,也逃離夜;最重要的——逃離「藝術的主體」這一幻覺。

 

 

 Brier

 

 

更為關鍵的是:逃離了淺薄而乏匱的藝術理論——Peter只願拜「內在真象」為師,這大概會讓藝術史學家們感到頭痛:因為這既無法簡單地歸類別派,更難以用蒼白的語言去描繪。

 

 

 花之家

 

 

值得一提的是,眼饞於Peter如今動輒千萬美元的畫作售價————曾有一位英國獄警找到他,要他鑒定手中的畫是否為其所作——因為上面署着Peter Doige的字樣。在被Peter否認之後,不甘心的獄警將他告上了法庭!

 

 

 另一些憂鬱的人們

 

 

更讓人啼笑皆非的是,法院竟然還真的就受理了獄警先生的請求,把Peter送上了被告席...這場鬧劇最終以Peter Doige(「偽」品的真正作者)的母親的澄清而告一段落。這讓人不得不反思,當代藝術圈的種種怪象。

 

  無题

 

 

無题

 

 

 

無题

 

 

 

 The Fisherman

 

 

Red Boat

 

 

「獨木船代表着自由,運動,還有一切相伴而來的悲傷。它的形態太吸引我了。它幾乎是完美的。」

 

 

 

無题

 

 

Peter的作品及其人,可以給我們很多啟迪:關於如何溶解Acid,如何使它為你和你的作品服務——而非大多數人所想像的那樣,要你去為「迷幻藝術」服役。

 

 

無题

 

 

 

習慣於規則的人,不管服過了多少acid,侃侃而談再多的藝術作品——脫離開技巧與沉思,和真正的獨立精神,是難以做出真正具有生命力的作品。創作基於對萬物感知和熱愛之上,又不為其所束縛,既是真正的自由。

 

經過無數次探索和學習,早該拿起筆尖,創造,記錄,提煉感受過的Trip。這怕是唯一能遠離討論藝術時的焦慮和困惑,而不是一直爲既有的、外來的、流行的形式捕獲,浸溺在浪潮中

 

 

Love&Peace&independence!

 

 

 

精选機友留言

 

  •  烟斗阿兄

    很孤独的艺术

     

  •  ∞

    喜欢Red Boat

     

  •  211

    跟前女友一起看的展

     

  •  咻

    我的头像耶

     

  • reaktionsbildung

    流动的美感

     

  • hasta

    Grand Riviere很安详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往 期 文 章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