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Wizman Limited.All Rights Reserved

Wiz飛行手誌 - 無限旅行者...

 

 

 

經常半夜醒來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飛船已熄火著陸,起身再給鍋裏添一點,夥伴們四處遊蕩,各自熠熠發光,大飛在閉門做新的漫畫構思(終於有東西填坑!),香蕉先生永遠不知道這會兒在哪裏落地,Mao同帕克走出睡房製音藥荼毒衆生(以及無限期拖稿),愛麗絲老師漫遊愛的仙境(請帶走狗糧HASH),花童隱居山林禁慾養生(床底還有10瓶泡著花骨朵的龍舌蘭和金)...

 

有時我們會在航站樓換班時交接一下,更多時刻,我遠遠看到星辰間的幾艘小小航船,尾號非常熟悉,閃著紫光,意會我們都在這宇宙中。

 

某日在信箱收到大家的星球遊記...

 

 

 

 

 *香蕉先生 

 

 

我星期六很飛地開車路過白雲山,發現高架橋有四五層,我在大概十樓那麼高的地方看,我才發現這個城市離我很遙遠啊!我並不太認識那一個地方的廣州。

 

我飛過的城市,美國有紐約,DC,芝加哥,邁阿密,克利夫蘭,丹佛,洛杉磯,三藩市,西雅圖……基本大點的城市都去飛了一遍,有合法不合法的。

 

我也飛過北京和上海,廣東的大部分地區,所以會拿帽峰山對比優勝美地。時間久了,就會慢慢忘記一個城市究竟是怎麼樣的,慢慢就被常住的街區替代掉。珠江新城的廣州,對比海珠區,荔灣區,白雲區,都是不一樣的。

 

 

 

 

 

現在回想起來,很難說是因為燃燒的煙霧讓回憶變得美好,還是本來美好的回憶就隨著煙霧飄散了。有些不太記得,有些太美好不舍得去記得,因為這個世界不會更美了。只要腳在雲上,我會發現每一個美好的當下,我去享受它最美的時刻,然後由它消失在宇宙。

 

但是似乎單憑人類自己,沒有辦法去發現那些美好的東西。我們憑著緊張和趨向毀滅的本能,就是會活在壓力下,就是會盲目傻逼。我不喜歡說唱歌手把它當作一個炫耀的東西,也不喜歡它與黑人、槍支、毒品掛鉤。我是在它的幫助下變成一個看得開的人,我希望我們懷著感謝上帝的心去看待它。

 

 

 

 *綠濕 

 

 

 

孤獨是絕對的,除此之外的一切皆是虚幻。

 

最矛盾的莫過於,曾幾何時總感覺自己被困在了歸屬感的幻象中。

 

孤獨的卡纳比斯飛行美食家,也經歷過愛斯基摩兄弟傳遞的愛,卻發現他們並不是真的愛你,只是愛你的貨。關於飞行的模式,合法的不合法的國度,公開亦或是私密的場合,一个人或者一群人;持续低空的手搓的麻壳,大师级的分级hash,thc精確到小數點後兩位的moonrock大卷,聖誕節10個品種合一的大炮,710大佬的黃金聖鬥士。

 

從播種—成長—豐收—手工trim最美的花頂—壓制—藝術包裝—運輸,最終漂洋過海來到禁區,每當想起這一整個制作trip,都會心生敬畏之情。我從來不把美食視為理所當然的存在,進食完常常反問自己,比如,為什麼被權威所洗腦,放棄選擇的權利,放棄主動思考,被投食精神垃圾在大腦裏,而為什麼又毫無反抗的接受了這樣的信息和觀念?Mary Jane教我的事,Thinking is a habit and pattern, 才不會把生命中出現的每一件事當做是理所當然,真正的思維覺醒其實在此。

 

直到後來再也不那麼孤獨,一個孤獨的美食家遇到了另一個孤獨的美食家。她不僅是個美食家,她還是個chef,是個breeder,讓我知道,做任何事都有更優雅的方式,該有深度的事情都不應變得膚淺。

 

人類個體生而孤獨,不那麽熱衷于彻底群居,彼此也有隔閡,心靈相通的時間如火花閃過一般短暫,這是我們珍視每一段關系的原因,卻也是我們自由的天性。

 

 

 

 

 

她不是我的爱情故事,她是我的顱內高潮。

沒有在一起,所以我們永遠不會分開。

 

 

 

 

 *花童 

 

 

八百年前我仍然是理論型玩家,手活垃圾到爆炸(在座的機友隨便拎一個都比我好),爲了彌補這個缺陷用情懷加點分,給愛人ROLL好還要在上面用水性筆補充“YOURS\MINE\AFTER:p”

 

 

 

 

OG朋友偶爾來我家,除去給我煮面外還會幫我一根根ROLL好,比愛喜香菸還細,上班前來兩口剛剛好。近期自律性的斷了一陣,大概悟出“萬物皆只藥引,救贖唯在內心”,撿回了一堆完全沒拆封的書,往大腦裏輸入一些新的東西,輔助仍然是輔助,最後我們還是要和自己對峙,在現實裏加速自我成長才能昇到更高維度。

 

 

 

 

 

 *劉經理 

 

 

斐濟,楠迪。

 

朋友忠告我晚上最好不要出門,因為當地村民(這裏就是個城鄉結合部),晚上卡瓦(當地國飲,有鎮靜作用)一喝多,草葉一抽多(可能還有化學的),已成習慣就要出門散步,拉上自己三表哥二表弟,鄰村的阿巴、阿多和阿狗,三五成群,遊手好閒,一片歡聲笑語的海洋…

 

 

 

 

在楠迪海邊報了人生第一次衝浪的課程。所有第一次都是最美好的,所有第一次完事後再抽上一口,就是好上加好。再碰上一個STONED教練Doo,簡直就是好き好き大好き。

 

fying time我祭出了從fuck處買的草葉,有新鮮的,青澀的;暗黑色,泡過水的(大飛哥說是dank indica,大飛哥:dank is good),Doo也祭出了他的乾貨(很幹很直很大味道),再混上煙草卷,臨行前不忘送他一張wizman頭像貼紙。

 

“he s a motoboy,right?xixixi”Doo說

“he looks so fuck up”doo指著大飛哥的紅眼說。

“haha”

 

某日和Doo衝浪完,天色漸黑,車頂放好衝浪板,我掏出僅存的兩條綠色,doo掏出匕首和大可樂瓶做bong。兩個男人,僅存口糧,狼吞虎嚥,一絲氣體沒落。

 

 

 

 

“look”前座的Doo手指著天,大得不行的我抬起頭,看見滿天繁星。

 

“It s beautiful,right?”Doo說。

這是我今年聽到過最感動的一句話,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九龍瑪麗珍 

 

 

 

 

 

“ 整個夏天,沒有什麼使我們的夢枯萎,使我們的聲音生鏽,使我們的身體長大,使我們的武器戰敗”

——博納富瓦

 

在一片漆黑的CLUB裏,看到那個十五歲女孩張開嘴,鮮血淋漓,伸出舌頭吐出碎牙與沙,並沒有分娩出珍珠。

 

 

 

 

整個夏天像一場快樂的暴疾,臆症病癒後只在胳膊上留下淺淺的月牙痕——那些美好的人事物是真的存在過的,文字或影像是他的分身。許多次午夜飛行,在日夜交替時感到永恆降落在頭頂,流光飛過,若如屍身拖其下水,不如靜看他曼妙浮游。擁有過的已經夠多。曾經非常渴望永恆的狀態,而宇宙深知最大的溫柔應當是給人們自由。

 

 

 航站樓持續接收來稿 

 迷幻/科普/藝術向的 

 文字/攝影/音樂/畫作... 

 接收郵箱: 

 info@wizman420.com 

 

 

 

 ABOUT WIZMAN

 

 

 

 

來自東方的420/710地下品牌

立志科學推廣綠色文化

傳播自然和平的理念

 

Every puff you take and every time you dab

Wiz always be with you

 

 

 

*精选機友留言*

 

 

stone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飞的草的名字

 

林偷偷

读了三遍这篇推文,竟有种无名的感动,热泪想夺眶而出,只有经历过相同绿色信念的人,才能深刻的感同身受这种生命的简单和美好。虽然已经退圈,但还是感恩生命中遇到了它,秉持信念,peace&love

 

雅仪妹妹🎈

分别时我们一起roll了一只,抽完后眼眶红着互相道了再见🍃 🍃 🍃

 

ℝℤ

沒有什麼使我們的夢枯萎,使我們的聲音生鏽,使我們的身體長大,使我們的武器戰敗” ——博納富瓦

 

prozac

有次起飞后 把我婚礼上所有要放的歌都想好了 虽然我现在还木有女盆友

 

Mr.Tin☞梦马进口啤酒☜

飞船已经锈迹斑斑

 

Tiga

每次让我觉得不错的草都不记得什么名字

 

Adam

支持那么久,今天才知道原来是58同城队员

 

一位冷漠的哥谭市民

晚安wizman

 

真情

我赞叹生命的美丽

 

Vincent-Lee.F.C

独自一人坐在越秀区42楼的阳台吸一口kush,然后是孤独寂寞

 

魔茶国际

起飞,然后飞达那个虚幻的世界.虚幻,不代表它不存在.也许就在另一个空间维度中,离你身体一步之遥.

 

大奇🏁

伟大

 

Jackyouuuuu420x

chill ~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往 期 文 章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