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Wizman Limited.All Rights Reserved

異 狂 正 邪 太 清 淨——Wild Wild Country

 

 

 

筆者引言

 

接下來,您將閱讀到記錄片《Wild Wild Country》(中文名《異狂國度》,下稱《異》)的影片推介。

 

 

 

 

《異》講述了70年代一場名為「Osho Movement」的生命覺醒運動。這場運動某程度上承嬉皮文化,生命覺醒亦包含感官超體驗的部分,因此無論你是劇迷、次文化愛好者還是宇航員/靈航員······本片都非常值得觀看。(文尾有網盤資源)

 

本文將抓取全片關鍵並奉上對主角Osho資料及個人見解,請各位帶著更多元視角去觀賞(已看過影片者本文也可作補充)。

 

此非單純的電影推介文,如閣下希望閱讀的是純影片導賞文,可繞道自行選取,多謝合作。

 

 

在正式展開前,有必要先稍微探討「邪.教」的概念。在歷史上人類曾無數次為「邪.教」下定義,許多事例都值得深思。

 

穆斯林激進份子喜歡將「除安拉真主外的崇拜」列入異端;部分虔誠猶太教徒到現在仍以「特選子民」的身份不待見耶穌及其門徒;在佛教誕生之始也曾有婆羅門教徒視其為「邪.教」······

 

 

 

 

我無意為某個教派辯護,但據觀察,大眾普遍理解下的「邪教」往往受到某種先設的影響。同樣地,在世界範圍極具爭議的Osho亦因大量負面報道而被許多人標籤為「邪.教頭目」,但這是全部嗎?

 

 

 Osho,20世紀靈性大師,因「性開放」、「貧窮並不靈性」、「許多正統宗教以恐懼的詛咒和祝福的承諾來壓迫追隨者」等大量與傳統宗教相悖的主張教法而備受爭議。70年代開始招收門徒並逐漸在世界各地發起「Osho Movement」。

 

 

《異》重新採訪整個「Osho Movement」生滅過程中各方關鍵人物,嘗試展現令事件更立體,還大眾獨立思考的空間,大概就是本片的宗旨吧!(不得不說Netflix來頭真猛,紀錄片題材超前資料有分量,居然還總找到爆炸性人物做訪談。推薦《月球上的外星人》、《外星人找上門》兩部,地外文明愛好者必看!)

 

 

恍如法庭審判,《異》圍繞美國Wasco小鎮居民與幾位Osho貼身門徒的兩方「供詞」展開。在印度遭驅逐的Osho門徒決意為上師在俄勒岡州的沙漠上建立自給自足、遺世獨立的「Promised land」。

 

 

諷刺的是,昔日門徒所建立的烏托邦,現已更易成青少年基督徒營地。

 

 

而在這班世代生活在小鎮、反對婚前性行為的保守基督徒眼中,這群不速之客鳩佔鵲巢、行為浪蕩,甚至感到撒旦正摧毀自己數十年如一日的寧靜日子。

 

若說二者立場差別之巨早已為衝突種下種子,雙方勢不兩立的強硬則為衝突一直提供養分。由單純相互滋擾升級成改鎮易市的投票表決、門徒投毒乃至各自武裝戒備,衝突爆發之快震驚全國令官方亦不得不介入,主流媒體添油加醋更令鬧劇瘋狂發酵。

 

 

 門徒的武裝

 

 

故事以Osho與Sheela決裂為高潮轉折,當官方終於對Osho及社區核心成員祭出通緝令,社區迅速四分五裂。倉皇出逃依然被逮的Osho最終因證據不足只作遣返,社區核心成員各獲多至5年的監禁。六集至此,實每分每秒都在強調「現實往往比電影更離奇」之道理。

 

 

 Sheela是Osho的私人秘書, 也是「Osho Movement」的發言人。她為人果敢、手腕強硬,曾舌戰美國眾主流媒體,亦為保護教派蓄意害人,最終在美被定罪監禁5年。

 

 

與其說被片中他們的狂野修煉方式嚇到,讓我震驚的反而是教徒們的信仰狂熱,如Sheela從一而終對上師的堅定以至於陳述害人過程也毫無愧疚。

 

 譚崔亦是奧修派推崇學說

 

 

究竟上師向他們展示多宏大深刻的教導(或灌了多重的迷藥),Osho這位物質奢華排場浩大的上師到底有多少秘密?

 

接下來本人打算拋拋書包,與你分享我從熟人、網絡、Osho著作等資料中獲得他(與本事件有關或無關)的大小各道消息供你自行判斷(如有誤歡迎指正):

 

1.Osho對*Gurdjieff讚譽有加,前者離經叛道的教法實部分源自後者。而Gurdjieff部分教法亦取材自蘇菲派詩人Rumi

 

 

Gurdjieff是20世界初頗具影響力的前俄國神秘主義者、哲學家、靈性導師。作為特立獨行的導師他統合了喚醒人類意識的方法,簡稱「第四道」,有興趣者可看電影《與奇人相遇》

 

 

蘇菲旋轉

Rumi是13世紀著名的伊斯蘭教蘇菲派神秘主義詩人。他有大量富有哲思的詩作,其中詩集《瑪斯納維》聞名於世。另外,他亦是伊斯蘭密教修行人。蘇菲派有別於一般穆斯林,主張透過如「蘇菲旋轉靜心」等秘法接觸真主安拉。傳他在某次連續36小時的蘇菲旋轉靜心後開悟。

 

 

2. Osho曾在訪談著作中提及服用某些植物所達到的狀態的確與長期修煉所達到的「與神連接」境界類似,只是服用植物效用過後會讓人虛無與依賴,因此提倡透過修煉Natural High。但《異》片段所示,教派的修煉及儀式中門徒亦有服用植物、藥物。

 

 

 Osho正在為門徒點化。

 

 

3. 身邊有去過印度Puna的Osho社區修行過的朋友,他們中有依道行止已逾廿年的,亦有稱其過於邪門的,對Osho的教導評價亦趨於兩極化。

 

4. Osho離世後,大量神秘學者將其作為研究對象。不同學派用各自學說為他傳奇的一生給出解釋。

 

 

 網傳Osho的占星命盤

 

 

《異》著力還原「Osho Movement」在美發展的全程,我突然卻感到一絲不妥:嘿,斷定Osho之正邪真有那麼重要麼?

 

門徒的狂熱不是有點現在某些「砍頭份子」的影子嗎?媒體不嫌事小的行徑不是每天都在我們家庭、工作環境中上演嗎?影片真正揭示出的明明是人類眾生相,明明是······我們的自心不是嗎?

 

我們熱衷於為Osho、為他人的生命下註腳,卻不知自我早讓心靈的Inner Peace化為烏有。Ayahuasca曾教我以萬物一體的視覺,Osho是我,門徒是我,媒體仍是我······真正的苦源於分別,真的。最後送你一行禪師的詩歌,共勉。Peace.

 

 

請用我的真名呼喚我

一行禪師

 

 

不要說 明天我會死去

因為直到今天 我一直在降生

請仔細地看吧 我每秒種都在誕生:

我是春天花枝上的蓓蕾

我是羽翅稚弱的小鳥

在新巢中學習歌唱

我是花心裏的毛毛蟲

我是石中的玉

為了痛哭和歡笑

為了恐懼和希望

我一直在降生

 

 

一切眾生的生和死

是我心臟的律動

我是水面上的蜉蝣

我是春天裏啄食蜉蝣的鳥

我是碧池裏快樂的青蛙

我是以青蛙果腹的草蛇

悄無聲息地發動了襲擊

我是烏幹達的孩子 瘦骨嶙峋

腿像竹竿一樣細

我是軍火商 把殺人的武器

賣給烏幹達

我是那十二歲的女孩

一只小船上的難民

被海盜強暴後

我跳進了大海

我是那海盜

我的心還不懂理解和愛

我是統治者的一員

手裏握著權柄

我是那個

必須向同胞償還血債的人

在勞改營裏

慢慢地走向死亡

我的快樂像溫和的春天

它使花兒永遠綻放

我的痛苦是洶湧的淚河

它註滿了四大海洋

 

請用我的真名呼喚我吧

這樣我就能馬上聽見

自己所有的哭泣和歡笑

這樣我就能看到

我的快樂與痛苦不二

請用我的真名呼喚我吧

這樣我就能醒過來

這樣我心靈的悲憫之門

就會永遠洞開

 

 

 

ABOUT WIZMAN

 

來自東方的420/710地下品牌

立志科學推廣綠色文化

傳播自然和平的理念

 

Every puff you take and every time you dab

Wiz always be with you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往 期 文 章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