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Wizman Limited.All Rights Reserved

Project After Dark

 

 

「不要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夜。」——Dylan Thomas

 

 

 

 

 

我迷戀高空,但已忘記有多久不曾離地;我熱愛自由,卻已慣於被困物質界的牢籠。相信Skywalker們對首次啟航的經驗仍歷歷在目,於我而言,當中體驗也屬次要,真正難忘的是激發起對真相的追尋:世界,絕不只是我們眼見的模樣。2019正值多事之秋:地球自焚、運動四起······究竟摸黑生存是否唯一能做的?今次向各位介紹「Project After Dark」調查員——Prodip。看看他的「調查資料」,又是否能成為精神燃料,Light up你的斷糧黑夜?

 

 

 

LMF樂隊成員,亦是平面設計師、插畫師,曾為多位香港歌手設計唱片封面。自從十三歲時在佐敦碼頭附近的球場親眼目睹神秘「發光飛球」,便迷上一切關於UFO的東西。零三年,為拍攝一套關於香港UFO的紀錄片,開始大量搜集與外星人有關書籍及資料,在二零零八年終於出版了《香港不明飛行物記錄》,完成了他多年的夢想。

 

 

Prodip喜歡追尋真相,認為發掘真相是人類存在地球的最大目的,只是礙於權貴以權力及宗教禁忌緩阻了真相的暴露。為了繼續尋根究底,二零零九年出版新書《Project After Dark》,該書包含了神秘主義、天文異象、外星人、黑巫術及邪教等從古至今不能解釋的主題,並附大量Prodip的手繪插畫。

 

 

 

 

 

 

說起UFO、外星人等神秘色彩話題,更多人只會看作為茶餘飯後的談資或視聽娛樂,但在國外飛碟學卻是被小眾團體正經研究傳播的學科與次文化。中國也有過飛碟學會林立的80年代,但由於不可描述的原因研究被叫停,反而是《學與玩》、《探索發現》等裹有科普外衣的讀物保留下來,繼續輸出真假混雜的擦邊球花邊與無限意淫的毀童年漫畫(居然形成了另一種野生次文化)。

 

 《香港不明飛行物記錄》

 

《Project After Dark》

 

我曾以為這是中外飛碟文化的分水嶺,直到看到《香港不明飛行物記錄》、《Project After Dark》兩本書。前者是香港首套UFO紀錄片DVD與文字結集,後者是作者對神秘事件的藝術化詮釋。不是大製作,當中資料亦已不再新鮮,但Prodip用飛碟學框架、次文化角度詮釋神秘事件加上風格獨特的插畫,足以讓他的調查資料別與不同。在此,我嘗試在兩書中摘錄事例,邀你暢遊Prodip構建的獨一無二的星際。

 


2004年在電台朋友的幫助下,找到一位自稱拍攝到本港USO(不明潛水物)片段的人士。事情發生在2004年,一位自稱在本地某報紙任職的人士,致電電台聲稱自己在南丫島洪聖爺灣放遙控直升機時,拍攝到海中飛出一架三角形的USO。要知道USO片段是相當罕有的,更何況在香港發生。我立刻聯絡有關電台人士,並取得了該目擊者的電話。我立即致電該位X先生,他說事發那天他正在洪聖爺灣放他那改裝過的遙控直升機(直升機底部裝了一部微型攝錄機),因馬力太大要去一些比較少人的地方玩。

 

 

 

當時,他並未察覺有任何物體從海面飛出來,但當他回家查看攝錄機的影帶時,發現一架三角形的物體從海水中飛了出來。他形容那USO全身佈滿發光的七彩燈泡,為時大約20至25秒便消失於鏡頭中。他說這物體非常漂亮,並常常與友人欣賞那片段。本人當時非常興奮,想約他到尖沙咀見面並抄錄一份放在我的紀錄片中。可惜不知何故,我在約定地點等了他四個小時還不見蹤影。如有任何人士知道此事的資料,可電郵給我prodip@netvigator.com。

——《香港不明飛行物記錄》

 


KKK

 

自己一向覺得KKK是世上最討厭和白癡的結黨,亦以為是希特拉死後留下來的孽種。偶然在潮流時裝界也會用上一些納粹象徵符號,例如日本牌子Montage或Neighbourhood,Rock Star Marilyn Manson的全黑色德軍造型,不知不覺納粹主義已變成文化潮流與消費商品,換言之,年輕人對真正的納粹歷史已漸漸淡忘。

 

據日本作者海野弘的《秘密結社之世界史》一書所記,KKK源自一八八六年由六名南北戰爭中被擊敗的南方退役軍人組成,並在美國田納西州創立首個KKK黨,他們將希臘語的「社團」一詞Kukurosu,改成Ku Klux,因這六個年輕人都是蘇格蘭系,便再加上蘇格蘭語的「氏族」一詞Klan,成為了Ku Klux Klan。起初他們只是一班喜歡在夜裡戴上白色面罩,身穿白色斗縫和騎著馬在夜裡四處奔馳,鬼魅般的瘋狂青年。

 

其後,他們開始效法其他結社,加入了秘密儀式,從而制定了三K黨的獨特儀式,開始享受他們自己製造的虛擬世界,與希特拉的納粹主義完全沒有關係。

 

三K黨的首領稱之為大巫師(Grand Wizard),首領以下又有大巨人(Grand Titans)、大僧侶(Grand Magi)、大土耳其人(Grand Turks)、鷹之騎士(Knight Hawks)等等···這些夜行者漸漸變為襲擊黑人的結黨,一八六八年至一八七一年是三K黨最瘋狂暴戾的時期,眾多年輕白人先後加入,令三K黨規模迅速擴張,支派不再服從本部的命令,隨意行使暴力和任意妄為,當時三K黨的榮譽領導Nathan Bedford Forrest見此失控狀態,想盡辦法停止暴行蔓延,但為時已晚。

 

一八七一年三K黨遭聯邦政府調查,一八七二年三K黨迫令解散,但這並不代表三K黨之流瓦降,一八八七年美國保護協會(American Protective Association),簡稱APA成立,該會目的主要是為了保護本土美國人、反天主教及排擠外來人種,有人認為是北方的三K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三K黨與APA結盟,再次復甦白人主義,而這次結盟後不僅只針對黑人,也包括猶太人、天主教教徒、左翼激進派和其他有色人種。

——《Project After Dark》

 

 

 

 

 

 

 

 

 

 

 

 

 

 

從書中Prodip對神秘事件背後的思考,放在出版十年後的今天仍能啟發讀者。2018年5月,他便在外星生物及古文明個人作品展「CULT FROM SPACE」上接受HYPEBEAST專訪,而當問到「人類是怎樣創造出來的」時,他的回答更是耐人尋味:

 

「首先,如果跟據達爾文的進化論而言,人類如果是由猩猩進化出來,那你就要看看自己的手掌。猩猩的手掌像是一個四方型插上了數條香腸,並沒有像人類的指間般擁有『撲』,這已經是不一樣。而且中間有些進化過程是欠缺了的,猩猩進化成人類到底是怎樣呢?即是當時只是有南方古猿,突然有一天,有本書說道他們在山洞中躲藏,怕被野獸捕食的野人。突然有一天變成了懂得耕種、馴養動物、藝術、寫字等的直立人,這是莫名其妙地出來的,而《第12個天體》就會講述得較為詳細。其實是不是有些比較高智慧的生物,去影響到我們的進化呢?你看看《2001 太空漫遊》便會知道,為何有顆神秘的黑色石頭在那,然後那些猿猴看完它之後,就會懂得去獵食。我很有興趣去知道到底是甚麼影響著我們,令我們進化得這麼快。」

 

另外,Prodip所在樂隊LMF的作品同樣教人獨立思考,某些歌曲甚至被網民稱為預言(由於眾所周知的不可描述原因,在此不列舉其音樂作品,有意者請自行搜索)。見識到如此睿智卻低調的前輩,也難怪我人生從此產生巨變:熱衷神秘經驗即使僅限於低空領域;見過UFO儘管擔心分享見聞會被當神經病;幻想過成為某個UFO學會的會員,虽然只為結識異性時給對方留下獨特印象······我的拙劣效仿並不影響Prodip在音樂、藝術及調查上的前瞻性,說他Light up了一代人毫不為過。

 

2019的確晦暗不明,但Prodip用他的調查告訴我們:真相在暗處。韜光養晦、學習成長、保持善良······Love&Peace的人依然有可從自身做起的小事。Skywalker們,不要溫和的走進那個良夜,現在就開啟屬於你的「Project After Dark」,找到內在的淨土。

 

圖片來源于Prodip個人Facebook、Insgram及VICE,圖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對原作者深表敬意。圖片純粹分享,不作任何商業用途,如有版權異議及其他任何問題敬請及時告之,我們會立即處理。此外,亦感謝徐舫先生,沒有他在資料上的支持,就不會有這篇內容。最後,有關Prodip在個展上接受HYPEBEAST專訪內容,可瀏覽以下網址:https://hypebeast.com/zh/2018/5/hypebeast-interview-with-prodip-leung-mcyan-about-ufo

 

 

Wizman

來自東方的傳教士組織

立志科學推廣綠色文化

傳播自然和平的理念

web:wizman710.com

ig:wizman420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往 期 文 章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