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z迷藥 

         

           危險的審美體驗-鴉片考

「不論在什麼時代,毒品都和社會中上層的社交潮流息息相關。鴉片 大煙除了我們在學校裡讀過的政治/經濟影響外,同樣在中英雙方的歷史文化推演進程中劃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英國方面來說,首先是從藝術家處開始革命的。不論是華滋華斯還是拜倫勳爵柯勒律治或者臭名昭著的'癮君子'德 昆西,通通都對自己吸食鴉片的經驗進行過事無巨細的刻畫與捕捉

 

 

                                 "酒 精 與 鴉 片"

 

 

 

 

 

 

 

 

 

 

 

 

 

 

 

 

 

 

前者是火焰,後者則是平穩的火光。但最重要的區別還在於:酒精幹擾人的智力,鴉片卻恰恰相反(如果服用得當的話),會給人帶來最精致的秩序與和諧;而鴉片所帶來的良性感覺的擴張不是上面描述的發燒式的體,是身體在去除了疼痛所招致的內心深度憤怒之後重新恢復到心智的自然狀態

 

 

 

 

 

 

 

 

 

 

 

 

 

 

 

 

 

 

“但是癮君子(我這裏說的是那些不受任何疾病困擾,也沒有受到鴉片的遠期影響的人)覺得人性中更神聖的壹面才是至高無上的;要在平靜的狀態下道德情感才能得以釋懷;雄偉的智力所發出的光芒才能溫暖萬物”  這是關於鴉片的正教派學說。“而我也承認,我是這一教派的唯一成員--既是創始人,也是最後一人”

 

 

 

  

 

 

 

 

 

 

 

 

 

 

 

 

托馬斯 ·德· 昆西 

‘ 一 個 英 國 癮 君 子 的 自 白 ’

 

 

 

 

 

 

 

 

 

 

 

 

 

 

 

 

In Xanadu did Kubla Khan

 A stately pleasure-dome decree :

 Where Alph, the sacred river, ran

 Through caverns measureless to man

   Down to a sunless sea. 

                       

 

忽必烈汗在上都造建

   富麗堂皇的穹頂宮殿

伴有聖河阿爾佛

穿過深不可測的巖洞

壹直流入無光之海

 

 

 

 

 

 

 

 

 

 

 

 

 

 

 

 

 

 

 

 

 

 

So twice five miles of fertile ground

 With walls and towers were girdled round :

 And there were gardens bright with sinuous rills,

 Where blossomed many an incense-bearing tree; 

 And here were forests ancient as the hills,

 Enfolding sunny spots of greenery.     

  

方圓十裏的沃土

有城墻和堡壘環繞

 絢爛的花園,蜿蜒的溪流

繁花綻放,枝頭芬芳

樹林像山巒壹樣古老

環擁陽光照耀的草地

 

 

 

 

 

 

 

 

 

 

 

 

 

 

 

 

 

 

柯勒律治在吸食鴉片後的夢中寫就的《忽必烈汗》

據說他在入睡前正讀一本忽必烈汗的遊記

 

 

 

 

 

 

 

 

 

 

 

 

 

 

 

 巴 黎 

1  9  2  7 

 

 

 

 

 

 

 

 

 

 

 

 

 

 

 倫 敦 

1  9  2  0 

 

 

 

 

 

 

 

 

 

 

 

 

 

 

 

托马斯·阿罗姆繪畫作品

-吸食鴉片的人-

 

 

 

 

而在戰亂動盪的中國大地上,鴉片則沒有得到如此 '官方' 的承認。但在各地林立的鴉片館中,相對隔離的各種階層開始接觸並互相影響,可以說這是另一側的'政治空間' 

 

 

 

 

 

 

 

 

 

 

 

 

 

 

 

 

 

北 平 大 煙 館

 

 

 

 

 

 

 

 

 

 

 

 

 

 

 

老 上 海 大 煙 館

 

 

 

 

 

 

 

 

 

 

 

 

 

 

這 儀 式 感

 

 

 

 

 

 

 

 

 

 

 

 

 

 

這 符 號 感

 

 

 

 

 

 

 

 

 

 

 

 

 

 

憂 鬱 的 美

 

 

 

 

 

 

 

 

 

 

 

 

 

 

上 海

 1   9   0   7 

 

 

 

 

 

 

 

 

 

 

 

 

 

 

 

 

 

 唐 人 街 煙 館 

 1  9  2  5 

 

 

 

 

無論如何,近代歷史中扮演過如此重要角色的鴉片——

既不可能像我國官方所描述的那般邪惡而一無是處,也不會像癮君子夢寐的那般輕盈而無痛

 

 

 

 

 

 

 

 

 

 

 

我們既要承認它對想像力與感性的啟迪,也要接受它伐害身體和意志的現實。如果妳願意 如浮士德博士一般 把靈魂賣給它以求一種革命性的美學觀念,你就得對即將到來的殘酷生存境況(這裡指物理與社會雙向度的)做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