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Wizman Limited.All Rights Reserved

Wiz電臺 | 哥 特 式 絕 對 冷 靜

 

治療日記

 

每次75mg含有5-羥色胺的venla的合理劑量, 醫師的藥方讓人不覺煩躁,代價是被抹殺掉一切情緒,慢性恍惚中逐漸對事物喪失敏感,停藥後的加倍抑鬱已經跟L/shroom類形成相反局面。

 

安眠用的ambien倒是有趣,20分鐘後我在夢遊狀態下打了半個小時遊戲,在椅子睡著上直到第二天驚醒,沒有睡眠準備下服用會丟失對行為的記憶。

 

恍如屍身漂浮在無邊死海上。

 

 

 

今年冬春交替時在venlafaxine/ xanax /zolpidem等多種安定的教唆下,我作了個新project:cathodic.

 

 

 

 

跟上次美玉的時代傷感不同,cathodic像極了隔壁家陰沉的宅男,喜歡過暗潮/老派恐怖片/第X人格的都不妨聽聽看,這次順便由此延展開來說說goth.

 

 

 

 

往期回顧:

 

「Wiz電台」半山半水,半人半鬼

 

 

首先你可以看一下pitch folk的可愛視頻,溫/預習下關於goth的背景。

 

 

 

 

 

 

想起小時學鋼琴的苦悶日子,那時因特網還沒出現,也沒接觸搖滾樂,大多時間被家人逼着聽古典,偶爾我會從CD店角落裏找到些奇怪的東西——die form.第一次翻到photogrammes,封面和內容一樣很適合當時厭煩極蕭邦的我。直到08年跟以往不太一樣的bach project誕生,才勾起我用鋼琴提琴之類的樂器編點什麼的念頭。

 

 

 

 

 

Die form由Philippe Fichot 1977年法國製造,86年女聲Éliane P.加入,直到現在這對夫妻還在給S/M club寫金曲。Bach project全專輯還魂13首巴赫作品,它們的節奏令你集中注意力,細緻地聽你會發現Philippe Fichot總會在巴赫聖神聲場的角落裏擺弄些不知名的噪音/呻吟,跟提琴交融出滿滿的人味形成強烈對比,又植入得完美。

 

 

 

 

寬頻剛來的時候沒有牆沒有電驢,我用一個叫soulseek的遠古p2p軟體挖到了更多奇怪資源。其中Devil doll的史詩劇場感完全捕獲我,它由神秘斯洛文尼亞裔mr.doctor 1987在意大利組成,混合gothic/古典/斯拉夫民謠prog般超長篇幅,雖然97年後一切戛然而止不知去向。

 

 

 

 

1989年的the girl who was...death雖算第二張專輯,但devil doll的第一張作品只有一份copy,並由mr.doctor本人獨佔。girl who was death全長66分鐘毫無停頓切歌(結尾有20分鐘空白?),從幽靈般豎琴和女聲開篇,堆疊至強力進行的節奏中爆炸,之後是mr.doctor無比詭異的嗓子和歌詞:”don’t trust him...when he turns his back, he looks at you...”。其中一些金屬味的段落現在聽起來有些落後,但暗沉的旋律和神經質忽尖忽啞的聲調讓我不禁喜歡得笑出來。

 

 

 

 

 

相比8090年代goth和其他風格大量融合,2000年左右已讓人察覺難以延續,老炮們搞些吸血鬼金屬之類的blablabla,已經和最初的主題相去甚遠。2012年我在tyler,the creator視頻裏發現了badbadnotgood,多倫多三人器樂爵士小組。

 

 

 

 

bbng和hiphop的關係更密切,但封面cult味十足的豬頭根本不swag。鍵盤把旋律釘在一堆半音/小三度裏,節奏組在一些爵士/trap段子裏切換,有時甚至有點朋克?玩得不算複雜但三大件安排合理,至少概念上我覺得很有趣。bbng依然在出歌,他們的實驗也在繼續,不過看來已經擺脫了黑白的色調。

 

 

 

 

 

似乎從JD開始那種擰巴抽筋節奏就成了post punk的重大特徵,以及new oder的轉型都讓goth和new wave的融合變得合理,效果聽來可能不如其他wave流暢,後來這個想法總算被She past away推翻。

 

She past away最早由主唱/吉他Volkan Caner和貝司İdris Akbulut組成,還竟然是土耳其的隊。雞窩頭煙熏眼都讓人想起早期的cure,稍微delay的清音吉他也非常原型,關鍵是disco味鼓機實在太可愛了,超復古鍵盤音色加上caner咕咕嘎嘎的喉嚨音完全就是一部哥特卡通。如果你想臉很臭很想死地跳會兒舞,他們是不錯的選擇。

 

 

 

 

最後是我的新分身cathodic,時機完美地在愚人節上線,用鋼琴/提琴組/長笛/單簧管營造某種對城市角落的恐怖想像。我儘量在學鋼琴的記憶裏找出巴洛克的影子,同時也是對巴赫賦格的一點致敬。從想法誕生時就決定將這張EP取名爲apathy,在兩種情緒間自我鬥爭之後,xanax安定們把我放置在一個周圍什麼都沒有的地方,絕對冷靜說不上是不是trippy,卻發覺原來這就是他們的解決之道,在醫院度過一個下午,在良好的秩序下看著每一個盯著手中藥方等待醫師的臉,不在意為何事已至此。

 

 

 

點擊收聽cathodic

記得遵醫服藥

 

 

 

大飛社製造

  转载須署名  

合作事宜联系 info@wizman420.com

 Instagram:wizman420 

Taobao淘寶:大自然飛社

 

 

 

精选機友留言

 

  •  5

    1334老师

  •  $MOKEMANOfCHINA

    好久没见香蕉发发文了,改名了吗

    作者:在為小蕉打天下 @老蕉索稿了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往 期 文 章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