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Wizman Limited.All Rights Reserved

探 尋 夜 色 森 林 - 對 談 幾 何 學 模 樣

 

 

 

 

來自東京的迷幻搖滾五人組合幾何學模樣,組隊於2012年,但他們的外形看起來根本不像當下日本團,甚至都不像來自這個時代。有次採訪中提及有人說他們住在山上,但其實他們都住在東京樓房裏。

 

 

 《Kikagaku Moyo》

 

 

2013年首張同名專輯Kikagaku Moyo出手已經讓你懷疑自己是否錯過了某張70年代經典psy-rock專輯,進入西語女聲的儀式中,幻想被行進的律動推起,吉他與合成器扭曲著,進入下一面情景的模樣時西塔琴出現了,這時你仿佛知道了經過數十年無數樂隊的嘗試,所有遙遠沉重的沙丘,手指與電流聲搏鬥,想像力最終突破了哪品幾弦。

 

psychedelic rock已創造出了她最完美的配方,讓你的靈魂得以在這水泥大樓間悄無聲息地脫離。

 

 

《Forest of Lost Children》

 

 

我和很多人一樣,首次聽到的是他們14年的Forest of Lost Children,製作讓層次更分明,Tomo Katsurada與Go Kurosawa的男聲在此之後也成為他們的主色調之一。

 

細節與情緒不斷堆砌,我們又暈又累,突然發動機再次被啟動,我們飛快地顛簸,穿過炙熱與不停變化的風景,直至夜色森林將我們停留,蟲鳴聲圍繞我們憂鬱地一步步摸索著,最終在貝斯線結實乾燥的地方,西塔琴燃起了火焰,我們的心與千萬年來的人類一般,或注視火堆或緩緩入眠,在微弱的暖意中相信著能與星空融為一體。

 

 

 

 

而後幾年經歷了不同廠牌的合作後,幾何學模樣成立了自己的廠牌Guruguru Brain,併發行House in the Tall Grass和Stone Garden,這兩張在製作上更大膽反差強烈,將幾何學模樣搖曳和躁動的邊界拓寬。

 

 

今年即將發行的專輯Masana Temples僅憑封面和兩首試聽已經讓人十分好奇,最早放出的Gatherings我已經迴圈數遍,大量的五聲音階和似乎要代替西塔琴的lofi鍵盤聲色,時而繚繞在攀登著的律動中,和封面上奇異而熟悉的形象,又把場景帶到了東方山水中。

 

 

Dripping Sun 裏幾乎木魚的敲擊聲,即將恍惚進入沉寂之際,段落轉向親切的溫度而後又變得激烈危險,仿佛跌落山崖粉身碎骨,最後回到木魚聲突然驚醒,一切原來不過是一場夢。

 

 

 

 

預感Masana Temples將比以往更具體表現幾何學模樣的多樣性,數張專輯的實驗之後,他們對曲目張力的把控更穩定,或走出傳統psy -rock印度西域的元素,以他們的方式開始一段東方的故事。他們本次的中國巡演,印證了我的想像,帶來某種似乎屬於我們而又早已遠去的情景。

 

 

 本次巡演因颱風取消了廣深場

 

 

本想於巡演前對他們進行較深入訪問,但由於颱風山竹的關係,幾何學模樣廣深兩場演出被迫取消,在焦急的等待後終於收到了他們的回復。

 

 

 

1334  x  Kikagaku Moyo

翻譯:Lobzta

 

 

這次中國的巡演會帶上新專輯 Masana Temples 嗎?

 

我們一般都不會有特定的演出歌單,因為我們每次演出的歌曲都是根據我們的心情而定。不過應該會些新專輯的歌,因為是新歌嘛,而且需要多點練習,哈哈。

 

在僅試聽的兩首中察覺,西塔琴似乎減少?取而代之的是許多lofi感的鍵盤音色。Masana Temples的曲風從Forest of lost children中充滿傳統迷幻搖滾對印度及西域的想像,變成更靠近東方的色彩?

 

想知道的話,等新專輯出來吧:)

 

對比先前的 Stone Garden 這次的編曲和製作似乎更加”輕柔”,請問是新的嘗試還是想法上的轉變呢?

 

我們的歐洲巡演到了布拉格有兩天休息,於是就租了一個錄音室,在裡面錄了好幾個小時的jam。然後我們把這些錄音發給一個朋友,讓他把錄音編成曲。我們的音樂希望能表現出原始的元素。就像我們剛開始組樂隊的時候,想彈什麼就彈什麼。所以我們製作音樂的理念和方式也是很原始的。

 

 

 

 

 

 

Masana Temples絢爛的封面讓人非常好奇新專輯的氣氛。讓我想起許多中國/東亞的傳統圖案,試聽中我發覺許多五聲音階(pentatonic sacle)和某些打擊樂的體現,與這封面上奇異/混合的形象不謀而合,請問封面有其本身的寓意嗎?

 

樂隊的唱片封面,T恤和海報都是和我們喜歡的藝術家一起設計的。他們聽完我們的歌後,會給我們一個構思。然後我們會把喜歡的元素和一些樂隊的想法告訴他們。整個過程雙方都會有非常緊密的聯繫。也因為這種聯繫,幾何的歌迷能認識到這些藝術家,而這些藝術家能接觸到我們的音樂。是一種互惠的聯繫。

 

我知道你們演現場的時候經常會來一段即興,這次中國巡演也是一樣嗎?

 

是的,因為我們有些歌在製作的過程就保留了即興的空間。這的確是一個挑戰,因爲結果不定,但我們很享受這種風險。

 

 

 

 

這次是你們第一次來中國嗎?對這個國家有什麼印象嗎?一般海外巡演之前會有什麼準備工作嗎?

 

我們是第一次來中國。非常的興奮也很開心有機會來中國演出。我們一般海外巡演之前不會有特別的準備,但我們特愛去瞭解不同地方的歷史和特點。很好奇中國地下音樂的氛圍和遇到的困難是怎樣的。

 

相信你們經歷過日本與許多國家的迷幻搖滾情景,你們對中國的類似情景會有想像嗎?哪些國家的情景讓你們留下印象?

 

我們也認識一些中國音樂人,但都不是迷幻風格的。其實我們對中國的音樂世界非常好奇,而且我們的興趣範圍不局限於迷幻系。我們都很喜歡把當地民族音色和西方音樂混合,並找到平衡的演出。在我們印象中,印尼是一個非常棒的地方。他們的音樂氛圍很重,而且整個地下音樂圈都很融合。他們很喜歡交換想法和互相幫助,給了我們很大的啟發。

 

 

 

可以向我們透露一些影響幾何學模樣的專輯/書籍嗎?

 

我們喜歡的音樂各自不同,但有一些我們都喜歡的樂隊:Can, Fairport Convention, Erasmo Carlos, Alice Coltrane, Bruno Pernadas, Popol Vuh.

 

 

 接收上期噪盯迷演出回顧

 

 

 

精选機友留言

 

 

找到新大陆🥥

 

Tubb

麦角酸既视感

 

Vain

现场很棒

 

大貓🍃🍃🍃🍃🍃🍃🍃

草泥马的看得头不晕吗?妈蛋

作者:高維視界應該更暈hh

 

รามสูร

广深站太遗憾了 希望下次他们能再来...

 

qian zha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Please reload

往 期 文 章
Please reload